摄影师: Christy Lee Rogers
八月 8, 2011

如果历史上那位人生历程中充满危险性的意大利画家Caravaggio看到 Christy Lee Rogers 的影像作品,他会有怎样的反应。他会否说,“嘿,你们做得还真不错,当然如果我来做,会比你们更加贴近“真实”,来吧,把你手中的盒子交给我…”;“我承认你们手中的盒子比我的画笔要神奇,但你们到底想要说些什么?如果是在向我表达敬意,为什么又在刻意掩饰你们的动机…这没有什么丢人的,关键在于这一切中是否携带了你们自己的灵魂。”;“我对我生活的那个时代确实有一些不满,赞美和装饰宗教很容易让人感到乏味,看来你们已经没有了这样的烦恼,但显然还有别的烦心事。”

Latte'a
"Latte'a" Archival Pigment Print

大多数人都不否认,如果Caravaggio能活得久一点,会弄出一些新玩意儿。在他最后的几幅作品中,我们可以看到其风格的演进正趋向于成熟的稳定的现实主义,但这也为后来人留下了继续想象和可以填补的空间,除了“明暗对照”这样的技法为艺术创作增添了一种富有感染力的形式语言工具之外,德拉克罗瓦、库尔贝和马内这样的后来人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Caravaggio在艺术形式和内容上的一种基于表现和表述的设想性质的实践。

直到他死后两百多年摄影技术的诞生,直到摄影被彻底数字化的今天,如Christy Lee Rogers这样的艺术创作者仍竭力模仿、延续并拓展着前人留下的诸多已知和未知。当人们的行为方式摆脱自上而下的思想垄断之后,眼前的道路又进入一段模糊不清的间或惆怅的状态。令我们庆幸的是,与曾经的绘画者们使用画笔日复一日的在同一块画布中寻找、反映幻觉与现实相比,现代照相术能够迅速捕捉到意识中处于活动状态的某段经验,以致于成为了我们在迷雾中呼唤彼此的某种讯号,虽然它与绘画本身一样,无法自觉的解释(解读)任何事物。区别在于,它的生产和传播效率远远高于传统方式的绘画,所以随之而来的是另一段因技术发展而导致的自我认知上的困境,同样令我们庆幸的是,如Caravaggio 这样在历史上具有启示意义的画家们,他们也必定是后来者在“前进”中始终会在有意或无意中坚守的若干美好信仰之一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